联系方式

电 话:0438-2605689
传 真:0438-2607766
网 址:cgh.jlsy.gov.cn
E-mail:chaganhu@yeah.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传说

郭尔罗斯博(上)

日期:2011-08-30 12:00

    关于萨满“博”,郭尔罗斯曾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郭尔罗斯大老爷府有个大官营子,大官营子的东山上有一处砖瓦建筑的遗址,人们说,以前这就是神马庙。
    听说,大官营子从前出了一个名“博”(即萨满教巫师),名字叫作敖特根。据说,他用“博术”祭天、祭敖包,有呼风唤雨、移山挪河的神力。他若拿出一块手绢攥成团撇出去,手绢儿马上变成兔子一跃而出,这只兔子能遛死最快的猎狗;他若把秫秸吹巴吹巴搭在井上,一百八十斤的胖子从上边踩着过去,秫秸也不会塌腰。每当他行巫跳“博”的时候,都要升起杏树疙瘩篝火,他再火中站着还显冷,并且浑身挂满了霜;走在铡刀上脚板不出血;他念咒语,能自剖其腹,掏出肠子量完粗细再推进去,一口气就可以缝上。他要画一个小姑娘,再吹一口气,那个小姑娘能端起酒壶给你斟酒。看来,敖特根“博”在郭尔罗斯前旗是名扬四海了。
    人们都说:是人是鬼天知道,是真是假人知道。不管是人是鬼,不论是真是假,反正人们都这样传说着。
    河流长短都想奔个大海,巫术再高总想投个名师;敖特根“博”听说阿鲁地方有一位一百三十岁的哈拉额布根(男博),和一位一百二十岁的查干亦都干(女博),听说他俩的“博术”已惹得苍天嫉妒,惹得大地生疑;不但能搬山挪水,撒把沙粒会变成羊群来;白天可以手举着太阳,夜里可以脚踩着月亮;吹口气就是风,洒滴汗就是雨。敖特根与他们相比,就像羊羔站在骆驼跟前;就像百灵飞在大雕的翅膀下,没有人家的蛋大。大雕的空蛋壳儿,百灵也能絮个窝;敖特根“博”真想来到阿鲁地方投师学艺,不然怎能在嫩江和查干湖畔站稳脚窝呢?
    不举照心镜,千里可知晓。敖特根想着,哈拉额布根已经知道了。于是,他对女“博”查干亦都干说:“我已算定,郭尔罗斯的敖特根小博要来我们这里投师学艺,为的是要把我们的通天法术盗走,然后再压倒我们,霸占阿鲁地方。不行,敖特根后来,一定要除掉他,以免后患!”
     查干亦都干劝说道:“人世间不能有一个汗,天底下也不能有一个博,师兄你这样做未免太过,何况我们都是贴卜·腾格里博祖的徒孙呢?再说人家是‘白博’,已经随喇嘛教去了,咱们‘黑博’不也依然活下来了吗?”
    真是黑“博”黑,白“博”白。哈拉“博”和查干“博”正在争论的时候,有一位弟子来报说:“郭尔罗斯的敖特根前来求见!”
    哈拉“博”转动着眼珠子,定定神说:“好吧,那就请他进来认识认识也好。”
    敖特根“博”被传进来,他上前给二位名师行过九扣礼后,随之报了姓名,讲明了来意。身材魁梧的哈拉“博”端坐着,长眉遮眼,黒鬓齐胸,能装一斗炒米的长筒皮靴立在一旁,是魔是人分不清;那亦都干女“博”,显得身材丰腴,容貌端庄,看上去就像四十岁的样子。哈拉“博”说话了,声音像庙宇里的洪钟:“啊,年轻人,我们从来不收五尺以下的凡人,也没收过行走无风的小博;你既然来了,就得先和我的徒弟较量较量博术,然后再看是否能收你。”
    敖特根为了认真对付这场辩个雌雄的较量,他穿上了九种颜色镶着九根绦子的花袍,胸前背后挂上了能照九十里的护心镜,腰间系着三指厚的牛皮带,上挂着九个神差“翁衮”的图案,头戴着凤冠顶,冠顶插着三叉的小戟,戟上镶有三只展翅欲飞的金鹰。他足蹬云卷长靴,左手持三环九铃的鹿皮鼓,右手握着疯狗皮编制的鼓鞕,看起来十分威风。此时,哈拉“博”的徒弟们摆下了神差鬼使也难以通过的“亦顺达巴”(用木板搭起来的就层阶梯台楼)。只见哈拉“博”的大徒弟摩拳擦掌,一口气翻了九个跟头上了擂台,跃跃欲试的样子不可一世。敖特根见了暗自发笑,他没有翻九个跟头,而像是一朵轻浮的白云落在擂台上。二人打到三个回合的时候,地上卷起了漫天的黄沙,对面不见人;打到九个回合的时候,是雷声还是闪电分不清。哈拉“博”眼见大徒弟败在敖特根手下,于是他便起了狠心给敖特根下了“绊腿咒”。亦都干女“博”早就料到这一招,便下了解咒,救了敖特根“博”;又下了“穿心咒”,亦都干女“博”又用“定心咒”护住了敖特根。
    敖特根解了最后一招“穿心咒”,哈拉“博”的徒弟也就节节拜了下去,下的哈拉“博”眼睛像个铜铃,胡子像马鬃,胸脯像个风匣,脖子像个水桶。此时,会念咒的嘴巴不知被哪条银针缝上了。
    真是——山抬山高,人抬人高。敖特根被巫术超群的亦都干收为徒弟了,从此,把天不知给不觉得通天“博术”传给了敖特根。恩情容易折断,妒忌容易萌发。自从亦都干女“博”收留敖特根为徒弟之后,哈拉“博”没睡过一夜好觉,没吃上一顿香饭,没喝一口顺水,每做一个好梦。因此,他梦里梦外在想,一定要除掉敖特根。
    有一天早饭的时候,亦都干对敖特根说:“你今天不能出屋了,出去有危险。哈拉额布根要派他最疯狂的道克沁·翁衮来处死你。”说完,她用“金刚咒”护住了敖特根住房的周围。说时迟,那时快,瞬间只听到西南一阵风声,只见一个黑脸大汉手握钢刀向这儿飞来。又见一道闪电,“金刚咒”将一个黑影截住,道克沁·翁衮只好掉转马头飞回去了。亦都干女“博”对敖特根说:“此处不是你的久留之地,你要赶快走,不然你会被整死。”
    敖特根听完急忙给师傅口头谢恩。亦都干女“博”用牛皮剪了一匹全鞍马,念着咒语“咴咴”地唤了三声,只见一匹全鞍马立在门前。她让敖特根骑上这匹马,让他闭上眼睛,只听一阵风响,马蹄找了地,敖特根睁开眼一看,到了自己的家乡大官营子,他高兴极了!于是,他向西北方向祷拜一番,然而,神马却不见了。
    为了纪念师傅亦都干女“博”和神马的搭救之恩,敖特根就在神马着地的地方盖了一座庙,取名神马庙,庙里供上了亦都干女“博”和神马的雕像。这就是神马庙的传说。
     
 

版权所有∶前郭尔罗斯查干湖旅游经济开发区办公室  地 址:松原市源江东路1500号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438-2605689 传真∶0438-2607766  吉ICP备05002151
网站标识码 220721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