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电 话:0438-2605689
传 真:0438-2607766
网 址:cgh.jlsy.gov.cn
E-mail:chaganhu@yeah.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传说

黎明烽火·大同会与蒙古骑兵团(上)

日期:2011-08-31 12:00

    古老的郭尔罗斯之名,因记载于《蒙古秘史》一书而闻名于世界。郭尔罗斯在历史上有过辉煌的时期,这是蒙古民族的骄傲,但明清、民国以来,却不断地出现令人痛心的民族悲剧。
    但是,蒙古王公贵族与汉族军阀相勾结,鱼肉百姓,这些,怎么不激起蒙古族人民群众得愤怒和反抗?茫茫草原仍旧是一片荒凉,到处都是贫困、愚昧、落后的可悲景象,这怎能不令热爱家乡的蒙古族青年为之心痛,为心焦虑,为之呼喊:蒙古族同胞赶快觉醒,跟上时代的脚步,进入先进民族的行列。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前郭尔罗斯前旗蒙古族进步青年组织——“大红会”,组建于1945年8月17日,是东北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第一个由蒙古族青年组织起来的进步组织。正如中组部对这个进步组织所给予的评价中指出:该组织“在人民解放战争中起了作用,这应予充分肯定”。由此,“大同会”也载入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史册。
    时局在急剧变化,人们的思想也在转换。当时,郭尔罗斯前旗已有一批蒙古族进步青年前往各地读书。在建国大学学习的高万宝扎布;政法大学的孙殿忠、厚和;医科大学的胡里陶皋;兴安陆军军官学校的贺希格、陈宝剑、布和、吴欣、胡革;兴安学院的张增命、萨灵阿、吉仁泰、晓波;育成学院的赵旭、董海云;还有扎兰屯国高、师道学习的乌尔图、韩文彬、尼玛、白音、包淑贤、包景文、邓永昌、布路等。他们有文化,是一群有着强烈民族解放愿望的蒙古族优秀青年。
    真是大地久旱逢甘霖。1945年7月8日,高万宝扎布与中共地下党员刘健民结识了。他向刘健民倾吐了自己的心声和为之奋斗的决心,同事汇好了郭前旗蒙古族知识青年反满抗日的情绪。高万宝扎布还讲了大家的主张,以及希望建立一个群众性的革命组织,将集体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以便更好地开展工作。在刘健民的支持下,高万宝扎布、孙殿忠、胡里陶皋、陶特格琦几位同志多次讨论研究,正确地选择了蒙古民族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关于为这个组织叫个什么名字时,开始想叫蒙古青年同盟会。刘健民听后说:郭前期是蒙汉多民族地区,应考虑有利于团结其他民族的兄弟,后来陶特格琦说:按孙中山先生的“世界大同”之意,就叫“大同会”吧。
    截止到1945年9月3日前,参加“大同会”的人员达60多人。郭前期大同会的成立,真正拨开迷雾见了光明,正确的选择了蒙古民族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
    1945年10月,夏尚志司令员带领部队挺进前郭镇后,高万宝扎布他汇报了郭前旗的整个情况。夏尚志考虑到郭前旗当时的社会情况以及大同会在活动中遭到敌人威胁的情况,并根据党中央在少数民族地区“建立维护群众利益的少数民族自己的军队”的指示精神,开展武装斗争。为保护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的利益,打击敌人,授权大同会组建“郭前旗蒙古人民革命军”。所以说,先有大同会,后有革命军。
    蒙古人民革命军组建后,大同会领导人决定派贺希格、高士哲带领一部分大同会会员,负责管理蒙古人民革命军,保护大同会,保护人民群众,保护大同会没收的伪财产并打击敌伪势力。从此,大同会有了自己的武装。
    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中共中央“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郭尔罗斯前旗大同会和蒙古人民革命军原理铁路沿线的广大农村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准备长期的艰苦斗争。
    曙光闪现,风云突变,外患方消,内乱又起。郭前旗的情况又在急剧变化,政治形势极度复杂,国民党大举进犯东北,形势日趋恶化,日伪在郭前旗十四年的法西斯统治也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反动势力和社会基础。国民党在郭前旗的党部书记蒋晓宇与伪旗长达木林道尔吉、伪治安大队长陈达利狼狈为奸,再次龙袍加身,鼓嘈喧嚣,弹冠相庆,企图继续维持他们的反动统治,妄图搞垮大同会和蒙古人民解放军,准备迎接国民党“接收大员”的到来。
    大同会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寻找机会抓获蒋晓宇,给予严惩。在这次行动中,长白纵队一营谢乃德排长率领胡里陶皋、乌日图等人到农校外爬到铁丝网跟前时,被伪治安队发现开枪,乌日图中弹负伤,谢乃德排长、胡里陶皋二同志中弹牺牲。
    在你死我活的斗争情况下,夏司令员给红军干部冉正合和大同会宣传科长高万宝扎布两人的任务是:组建长白纵队一直队三团,把大同会招来的郭前旗蒙古人民革命军带到扶余,编入三团二营,然后由大同会总务科长孙殿忠和大同会会员二营教导员贺希格带领从郭前旗出发过送花江到扶余,进行了比较系统的军政训练,最后进行政治教育工作。
    当时的政治教育,最大的特点是联系历史和当前斗争的实际,揭露郭前旗国民党、维持会和治安队的反动本质,以及如何勾结国民党反动派,妄图消灭大同会、蒙古人民革命军迎接国民党“接收大员”、中央军的阴谋,从而提高了广大指战员的觉悟和战斗意志。
    1945年10月底,郭前旗肇源镇被土匪围攻,在紧急情况下,郭前旗蒙古青年革命同盟会派人来到三团,向冉团长、高副主任反映情况并要求支援。在这次战斗中,二营表现突出,英勇善战。这是组建蒙古人民革命军以来第一次参加的较大战斗。
    1946年3月,吉江省委、行署、军区由洮南迁移到郭前旗。在解放战争年代,我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东北军区就依托松花江为屏障,安居在哈尔滨。敌人新七军郑洞国、六十军曾泽生率部就盘踞在郭前旗南邻的长春市。从农安到长岭,从四平到洮南的辽西大走廊是敌我战斗的前沿必争之地。我西满指挥中心——西满分局、西满军区曾一度设在洮南、齐齐哈尔。郭前旗是西满地区的东部门户,是坚持北满的前哨阵地,我军“三下江南”前的依托,战略撤退的屏障,因此,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曹里怀司令员、郭峰政委率领的吉黑纵队进驻扶余时,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二团也驻在郭前旗。为了加强地方武装的建设,曹、郭二位首长找冉团长和高副主任听取了郭前旗的敌我斗争形势和郭前旗大同会与蒙古人民革命军的情况汇报。同时,高万宝扎布提出解除伪治安队的武装,用治安队的武器、马匹装备二营的要求。解除伪治安队武装的理由有三条:其一,伪治安队的前身是日本帝国主义组建的警备大队;其二,伪治安队队长陈达利在华甸剿我东北抗日联军,做恶多端,血债累累;其三,陈达利不但是恶霸地主,还是为警察署长、警备队长,因围剿抗联有功得过伪满洲国的勋章,欺压百姓,乱杀无辜,罪恶滔天。
    曹、郭二位首长慎重考虑了郭前旗是蒙汉杂居地区,又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旗,治安队虽然成分复杂,但都是蒙古族,在伪治安队和陈达利的罪恶活动还没有被群众认清时,特别是蒙古族群众没有认清时,就让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去缴械,容易被反动分子利用,挑起民族事端,这样一来,肯定对开辟郭前旗少数民族地区工作不利。为此,郭峰政委耐心地向陶、高、孙以及参加会议的其他大同会会员讲政策,讲蒙古族的问题应当由蒙古族人民自己去解决。根据党的收编、教养、改造伪军的方针,把两支部队合编成郭前旗蒙古骑兵团。为壮大队伍和彻底整顿伪治安队,还让陈达利当了团长,目的是官大了他会接受这一合编的方案。这一时期,依靠大同会和蒙古人民革命军中的进步青年做为中坚力量,争取分化伪治安队内部的力量,彻底孤立了陈达利第一小撮发动分子。
 我党教育、改造原治安队人员的指导思想是:力争通过思想政治工作改造治安队,争取改造成功,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以防不测。
 

版权所有∶前郭尔罗斯查干湖旅游经济开发区办公室  地 址:松原市源江东路1500号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438-2605689 传真∶0438-2607766  吉ICP备05002151
网站标识码 220721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