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电 话:0438-2605689
传 真:0438-2607766
网 址:cgh.jlsy.gov.cn
E-mail:chaganhu@yeah.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传说

一代琴王·苏玛(下)

日期:2018-02-13 01:18

    1959年的7月,我陪同苏玛以后以吉林省观摩团成员的身份,参加了内蒙古自治区专业艺术团体会演大会,7月6日下午在呼和浩特市乌兰恰特举行的开幕式。7月11日上午,我随苏玛访问蒙古族著名马头琴演奏家色巴西。位于呼市新城区内蒙古艺校的后院,就是色拉西的住宅。当苏玛走进院内,就听到了琴声。随琴声而入,在外间的一张床铺上,见到一个盲人正奏琴,问上去方知他就是色拉西的义子。老人闻声而出将客人迎了进去。宾主初交,一番寒暄,没等老夫人端来奶茶、乳品,二人已经一见如故拉开了话题。苏玛的出国演出,使色拉西无比赞叹;毛泽东主席在怀仁堂接见萨拉西,更使色拉西佩服不已。喝着,笑着,在苏玛诚意的感召下,色拉西从墙壁上摘下了马头琴,奇怪的是,琴马下还插着一把蒙古“哈特刀”。苏玛问起这件事,色拉西笑着说:“算是习惯吧不过音色也好听一些。”说着,色拉西自拉自唱起来。这首歌是色拉西在54岁那年(1950)国庆节期间在北京见到毛主席时的即兴之作。歌词大意是:
    一块铁石装进炉火里,
    能不红吗?
    一颗珍珠出了土,
    能不放光吗?
    我见到了毛主席,能不歌唱吗……
    音调是那样的深沉,感情是那样的诚挚,我将它记录下来,也算是一幸。
    1959年年底,《苏玛四弦演奏法》、《苏玛琴曲100首》的初稿由我撰写整理成集;苏玛与我合作的好来宝《高高兴兴地唱上一场》也被选人《吉林曲艺选》一书出版。
    1960年3月,苏玛参加了蒙戏实验剧目《斧劈小王爷》的音乐创作;同年他加入了中国音乐家协会,并聘为吉林省政协委员。1961年至1962年,苏玛除参加演出活动外,还参加了《吉林民歌》(蒙古族卷)的采集工作。1963年,苏玛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三届文代会,又一次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1963年9月1日,第三届“长春音乐周”隆重开幕了。大约在9月4日这一天,一位盲人被搀扶着,在省宾馆沿一楼逐步迈着步履。这个盲人就是我国著名的二胡演奏家甘柏林。他,专程拜访苏玛来了。甘柏林直到四楼,这里就是前郭尔罗斯民族歌舞团的驻地。当他听到苏玛因病不能来参加演出的消息后,嗒然若丧,茫茫不知所出措。他本想借此次音乐周的机会,探讨一下使他感到神奇而又奥妙的苏玛四弦琴演奏法,特别是他的“弹奏”最适于表现草原生活的乐曲。据说,吉林艺术学院(前身为艺专)音乐系在讲授欣赏课的时候,师生对苏玛灌制的《赶路》等唱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又有几处疑议百思而不得一解,比如,“和音”是怎样产生的?“弹奏”又是怎样弹的?是拔弦?还是反弹?或者借助他人的伴奏呢?甚至有人怀疑是小鼓的伴和。甘柏林就是带着这些疑问来请教苏玛的,因此,他在感叹中扫兴而归。
    1964年,苏玛创作的歌曲《那日伦花香太阳》(苏赫巴鲁词)问世了,经蒙古族歌手武凤英的演唱,很快就传开了。10年后,我在民间又搜集回来,选入《中国民歌》(第三卷),由文化部文学艺术研院音乐研究所编辑,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这期间,苏玛还创作许多乐曲和歌曲。如《牧人骑马唱草原》、《颂歌》等。
    苏玛——取生活酿酒,就是歌。
    古谚云:琴声为鉴。听其琴,见其人,也十分确切。苏玛,身材匀称,五官端正;手指细长,灵活而刚健,思维敏捷而沉着,天赋格外充沛。他的性格属于内向,平时奏琴的时候,总是放下眼帘,排除杂念,在超脱的境界中,用心儿在歌唱。苏玛,为人耿直,且又善良,心眼直的就像套马杆子一样。他,不懂得虚荣,不懂谄媚。纯朴、平庸是他的本性,但他的艺术观,是豁达、严谨的。他懂得传承,更懂得借鉴,所以才踢开了艺路上的顽石。他常常怀念他的老师,更常常不忘他的学生。
    苏玛就像一块民族艺术的磁石,吸引着一批有志于民族民间艺术的青年。1959年,我毅然放弃了报考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的机会,投入了草原的怀抱。与其说投入草原的怀抱,莫如说是投入了苏玛的怀抱;只是“师生有缘相恨晚,切切磋蹉十年间。”于是,在怀念中得诗一首,摘句如下:
    国庆十年整,弃学攀艺峰。
    艺峰舞独剑,诗乐双开弓。
    蜂王比苏玛,学生喻小蜂。
    采朵蜜花瓣,蕊中见真情。
    无须注释,读也就知了。
    1969年12月的一天晚上,苏玛身围棉被,托着肌肉萎缩的左手正在病榻上坐着,就在此时,我敲开了苏玛的家门。那时,我正下放在查干花草原,在赶往“干校”的途中,前来拜见病中的苏玛。以往,敲门是客人的喜讯,那时却成了“打砸抢”的前奏。苏玛在惊吓之中认出是我,非常感动。他虽然站不起来,但神情仍然矍铄。我见到这样的情形,也一时说不出话来,噗噜噜的眼泪珠串般地滚落出眼眶。老夫人下地急忙给烙馅饼,苏玛一口气吃了6张,吧家人都吓坏了。这样,二人对面坐着低声唠到很晚……。最后,我对苏玛说:“你就放心吧,我还算年轻!总有一天能把您的《演奏法》和《曲集》发表出去,并要公开出版。有机会也要把您的传记写出来。”然而,我没想到,这一席话,竟成了我与苏玛的最后诀别。
    不久苏玛就被迫辞职了。他的一家从县城被赶回两家子屯。就在这一年(1970年)的农历8月初3,病魔终于夺走了他的宝贵生命,他被葬在出生的故乡。
    冬去春来。粉碎“四人帮”之后,前郭县委、县政府于1978年为苏玛平反昭雪,并举行了规模盛大的追悼会。1979年9月9日,正当马泽东主席逝世三周年直接,《吉林日报》发表了我特意为苏玛写的祭词性的诗文《毛主席听过这把琴》,以寄托哀思,再录如下:
    呵,响的是琴,唱的是心。
    你不喜欢金头银筒的琴,
    更不羡慕金杆银弦的琴,
    为什么爱这马尾弓弦琴?
    呵,因为毛主席听过这把琴。
    当你奏起这把琴,
    宛如鸾凤的和音,
    当我奏起这把琴,
    宛如贴近你的身。
    呵,响的是琴,唱的是心。
    你不欣赏虎啸龙吟的琴,
    更不珍惜雕龙刻风的琴,
    为什么爱这四根丝弦琴?
    呵,因为毛主席听过这把琴。
    当你奏起这把琴,
    仿佛见到天安门,
    当我奏起这把琴,
    仿佛摸到你的心。
    呵,响的是琴,唱的是心。

版权所有∶前郭尔罗斯查干湖旅游经济开发区办公室  地 址:松原市源江东路1500号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438-2605689 传真∶0438-2607766  吉ICP备05002151
网站标识码 220721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