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一网搜 登录

电 话:0438-2605689
传 真:0438-2607766
网 址:cgh.jlsy.gov.cn
E-mail:chaganhu@yeah.net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民俗

神奇的渔猎工具

日期:2020-03-04 09:36

    查干淖尔这个古老的渔猎部落里,最令人惊叹的是那些千奇百怪的渔具,这些[家伙]渔夫们保存得十分完好,有许多是只有在[考古资料]和[出土文物]中才能见到的东西,今天在这儿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而且你可以触摸,甚至你可以使用它。
    使用,就是去亲历,亲历,就是去参与,就是说,你可以和人们一块去冬捕。人类所有的智慧其实都来自劳动和亲历。
    在查干淖尔这个古老的渔猎部落里,最令人惊叹的是那些千奇百怪的渔具,这些“家伙”渔夫们保存得十分完好,有许多是只有在“考古资料”和“出土文物”中才能见到的东西,今天在这儿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而且你可以触摸,甚至你可以使用它。   
    使用,就是去亲历。亲历,就是去参与。就是说,你可以和人们一块去冬捕。 
    人类所有的智慧其实都来自劳动和亲历。   
    人由猿(其中一说)进化为人,是因为从爬行到站立起来去活动,原始人逐渐学会了使用石器和木棒,于是“工具”,催化了他们大脑的发展,人的机体发生了质的变化,人完成了由动物向人的过渡。    著名文化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文化论》(费孝通等译)中说:“人因为要生活,永远地在改变着他的四周。在所有和外界接触的交点上,他创造器具,构成一个人工的环境。他建筑房屋或构造帐幕;他用了武器和工具去获取食料,不论繁简,还要加以烹饪。他开辟道路,并且应用交通工具。若是人只靠了他的肉体,一切很快地会因冻饿而死亡了。御敌、充饥、运动,及其他一切生理上、精神上的需要,即在人类生活最原始的方式中,都是靠了工具间接地去满足的。世界上是没有‘自然人’的。”生存环境是一种物质条件,是构成文化的重要方面,它又是生动的文化类别,是一种较深的“精神能力”。

麻网
 

    世上一切渔猎活动都离不开网。
    在查干淖尔,渔民使的网叫麻网。麻网是用麻的纤维来编制而成了。麻,这本来是北方平原上一种常见的植物,它喜欢生长在田间地头上,又分花麻和线麻。花麻又叫宽叶荨麻,土名哈拉海,夏秋季往往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药香味儿。查干淖尔草甸上生长着成片这种荨麻,渔民常常把这种植物采来,熬水喝以治惊风,可解毒并通风。特别是捕鱼寒苦,这种植物可祛风湿。而线麻又叫大麻,长得很高,出土不久便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清香花味儿,籽可以榨油,并且含油量很高,用此油炖湖鱼贼香(当地土语,“贼”是“特别”的意思)。
    秋季的时候,渔民们把麻割下来,成捆地使车拉回去,投放到村中大水坑里去沤,俗称“沤麻”。关于沤麻,查干淖尔流传着这样的歌谣:
    身穿绿袍头戴花,   
    我跳黄河无人拉;   
    只要有人拉出我,   
    一身绿袍脱给他。

    这有趣的民谣,仿佛在讲述着一个迷人的爱恋故事,其实却是说“麻”产生的过程。麻经过沤发,外皮就会从秆上脱离,这就是皮麻。皮麻经过干燥,捶压,梳理等阶段,使其中柔软的纤维突露出采成为“麻”。于是人们把麻打成麻捆或麻卷儿。这仅是制网的前期。
    为了织网,还要把麻披纺成经,就是一种细线,缠在“线桄子”上,以便织“网片”。查干淖尔冬捕时使的网格外大,一个网就装一车,称之为“一趟网”。一趟网是40张,外加四块;一块20米长;三块网成为一拉子,一拉子长60米。这样巨大的网全靠渔民自己在平时织完。在查干淖尔,几乎家家的院子里、炕上都摆放着经车子、线桄子什么的,那些勤劳的渔家妇女和老人一年四季没有闲着的时候,就是不冬捕,他们也织网,这几乎成丁查干淖尔人平时的主要活计。 
    如今,有了棉线网和尼龙网,材料的进步和编织手法及工艺的发展,使得网更加的精细和漂亮了。这儿的家家户户都是一座座古老的“网”文化博物馆,在“部落”里行走,推开每一户的家门,你都会惊奇地发现精制的网线和织网工具。渔具是这个古老部落的细微的神经。  

大掏小绳

    捕鱼要用很多的“绳”,但绳不叫绳,叫“掏”。   
    大掏,就是大绳。冬捕时一个网有两根大掏,每根长500米,还有诸多小绳。

    大掏是根吃力的绳索。冬捕网下到冰底,拖上来的鱼带网有上万斤的分量,加上吃水后绳的分量就更重,所以“大掏”的质量非常的讲究。从前制这根大掏往往由捕鱼部落里的打绳能手“绳匠”来打制,如果网队太多,绳匠被各网队抢来抢去,就只好到镇上请专门的绳匠来打大掏。   
    在查干淖尔四周的集镇上,遍布着各种麻绳铺的老字号,如老扶余的吴家麻绳铺;镇赉的曹家麻绳铺;沙吉毛吐(洮南府)的刘家麻绳铺;哈森查干蒙古人的麻绳铺,都是规模巨大而有名的麻绳铺。这些铺子有宽敞的门市和偌大的后院,一座一座的麻垛堆得几房高,许多年轻的“小打”整天光着膀子在院子里打绳。空气中到处都飘荡着麻的气味儿。可是从前“打鱼的”也都是穷人,许多时候请不起“绳 匠”,于是只好自己从小就学打绳手艺。在捕鱼部落里有许多出名的老绳匠,无数的“大掏”从他们手上“诞生”。   
    冬捕之后的季节,天虽然寒冷但大掏要搬到院子里晾晒;以免绳里发潮,纤维烂坏,不结实。   
    各类“小掏”(小绳),则要由渔猎家族的女人去完成。   
    在查干淖尔,渔夫们的女人是极其辛苦的,别看冬捕时的习俗是不许女人上冰,可是后勤的种种活计十分的繁重,不用说给男人们做饭、看家这些事了,单是打麻绳也是她们繁重的体力劳动的重要部分,几乎一年四季,渔夫的女人们都在做着这个活计。
 渔夫人家家家的房上都挂着一个叫“纺锤”的东西,纺锤悬着一绺麻披,女人就是烧火和哄孩子睡觉的空档,也要忙于转动纺锤打麻绳,然后把一捆捆的细麻绳积攒起来,留着给男人做鞋和织渔网。再就是通过纺车来“纺麻” ,纺成绳用来编织渔网和打大掏。

旗和灯

    在茫茫的查干淖尔冰面上捕鱼,旗和灯这两样是万万不可缺少的,这属于在冰面上作业必备的用具。冬季捕鱼是一项要行动一致的集体活动,拿什么放什么要靠鱼把头来统一指挥,这就靠把头手里的旗和灯了。当网队在敖包(或冰神庙)前祭过湖,然后再“醒网”,这时大马车或爬犁便拖着高高的网垛开进白雪茫茫的冰面。     
    冰面茫茫无际。鱼把头手握一杆大旗坐在头一架爬犁上,他用自己的慧眼在泡子上选择打冰眼下网的卧子,一旦他选好合适的卧子,就会大喊一声:“插旗!”立刻有人手举大旗,把旗插在冰块子或雪壳子上,这叫“打范围”。打范围,就是按“旗”的方位来打。
    每一个冬捕的网队要有六杆大旗。当鱼把头选好卧子时,他吩咐插旗的先在网卧子的四个角(长方形,两头长,中间宽)插上旗,剩下两杆,一杆插在下网眼处,一杆插在出网眼处。下网眼处,叫“下网旗”。出网眼处,叫“出网旗”。   
    旗的颜色往往是红色,因为颜色鲜明。旗的作用是“指挥”下网出网的。在野外冰雪的湖面上,常常是冻雾升腾,大雪飞刮,有什么事需要招呼既听不清也看不清;但旗一摆,就知道“有情况”。旗有“旗语”,一出事,拿大旗“发话”。下网大旗往左边晃,是告诉小股子提防左边;往右边晃,是注意右边冰下的情况;出网时,出网旗指挥跟网的和马轮子,也有一套“摆旗”的规矩和手法。这叫“旗指挥”,也叫旗语。   
    执旗的人在冬捕时固定执旗;领网把头要时时注意旗帜,以便掌握运网情况。如果打网一点点拖到了,那么“旗”就换成了“灯”。   
    黑天叫“贪黑了”。贪黑作业时,白天的六面旗换成了六盏灯。   
    灯又叫“风灯”,这是因为太阳一落山,冰面上风就起来了。冰上的灯都叫“风灯”,以防风而得名。风灯由鱼把头拿在手里。风灯的位置和白天插旗的位置一样,只不过风灯有了两样颜色,一红一绿。
    这红绿的意义,也许是延续了古老颜色的意义。红,运网要立刻停,这是准有地方刮网、卡网什么的;绿,就是恢复正常作业,马轮继续。   
    风灯是用铁壳子做的那种“马灯”一样的灯,从前也有用木制四框的老马灯,上带盖,防雨又防风。变换颜色是用红或绿布子来蒙在灯口处,以告之对方。这执管“旗”、“灯”心独运的事,由总把头负责或指派专人。                       

    在查干淖尔,这种灯又叫“气死风”,是说只要这盏灯在冰天雪地里一亮,老北风也拿它没办法,这其实是渔民对自己在冰天雪地里劳作的歌颂。  

冰镩

    冬捕时冰上的工具很多,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件叫冰镩。冰镩是由    当地的铁匠专门打制的破冰工具, 由镩头、木把和提手三部分组成。   一个大冰镩有二三  十公斤重,这样才能“走冰”、“杀冰”。冰镩的尖十分坚利,闪着如冰一样的寒光。   
    当把头选好了卧子,四周插上了旗或举起了灯,头道工序凿冰眼便开始了。凿冰眼先由四个人凿一个大眼,这叫 “下网眼”,这个大冰眼凿在头旗或头灯的位置处,要两米长一米宽。凿冰眼往往是两个人用冰镩破冰,这叫“把镩的”。他们在前边凿,跟着两个手使“冰蹦子”的往外掏冰。在凿大冰眼的同时,凿小冰眼也开始了。一趟网小冰眼要凿出四百个,由十六个人去干;一面八个,四个手使冰蹦子的人跟着掏冰。   
    冬捕时,冰镩凿冰是壮观的场面。   
    你看吧,在那一时间里,风雪刮起的冰面上,到处是“咔咔”的冰镩镩击坚冰的声响,银色的冰块和白色的冰沫随着冰镩的起落在飞舞跳跃。晴天更是绚丽。太阳的光芒透过那晶莹的冰块,时而折射出闪闪的光柱和亮点,从不同的角度看凿冰,就像到了一个神话传说中的万宝坡,遍地的奇珍异宝在闪闪发光,冰凌带着太阳的五色光芒在闪烁着,真是奇妙极了。   
    整个凿冰眼要持续四个多小时,接着开始下网了。  

扭矛走勾

    冰眼是雕刻在茫茫冰面上的原始符号。   
    在查干淖尔,如果从飞机上或从四周的高坡上向冰面上鸟瞰,凿完的冰眼就像一条巨大的多腿苍龙伏卧在冰面上,前边的出网眼是它昂起的头,后边下网眼飘荡的旗是它的尾,而两旁排列整齐的四百个小冰眼恰似它的无数条劲腿,使它移向远方。   
    这是一张烙印在人类历史年轮上的巨幅图画,而“作者”就是巧手的查干淖尔渔夫。

    接下来,渔夫们就要装饰这幅图画了。装饰,就是让自己走进图画中。   
    首先要由下网眼下网。   
    大网从下网口的大冰眼慢慢顺下。网前头的总纲上有两根大长杆,每根12—13米长,由它串带着网走。这两根带网杆要行动一致,下网后整个网已在冰底慢慢张开。两根网杆的位置分别在自己的小冰眼下运行,这时手使“扭矛”和“走勾”的小股子在冰面上用这些工具。通过小冰眼来控制水下的杆子,使它不歪,不斜,照直朝前运行,这就是扭矛和走勾的作用。   
    扭矛和走勾这时调整串连杆子带着“水线”使网展开。扭矛有一个巨大而好捧着的把,便于“扭动”冰下水中走歪了的串联杆子。扭矛土话又叫“牛毛”,这是一些渔猎部落之外的人叫岔了,以为是“牛毛”,但也通俗。因为,“线”又叫“毛”,于是有时这个名词在捕鱼时也通用了。   
    走勾是在冰下“带网”的一种工具,它和串连杆子一起带网,校正网路,使网杆顺溜,直朝出网口处运行,直到大掏拖网被送到出网口处,这时网已在冰下水底形成了对鱼的彻底的合围。

马轮

    当带网的大掏露出出网口时,固定在冰面上的马轮开始发挥作用了。 

    马轮由轮和轴两个部分组成,上下两个轮盘,中间是筒套,筒套套在轴上,轴棒固定在底座的爬犁架子上。加力之后,上下轮和套筒一起转动用来拖网,又叫“绞掏”。   
    由于是用马来拖拉,所以叫马轮。   
    过去打鱼的人是用“小股子”拖网拉网,但由于劳动量太大,于是后来改用马来拖拉了。马轮的上轮盘处有“插眼”,便于插“套杆子”来套马。一个轮盘处可安四到五个“套杆子”,也就是说最多能拴四五匹马。这主要是看网中鱼的多少和重量如何来定。   
    马轮现在一律使用金属的材料来制作,架子和爬犁都是铁的,而从前完全是木制马轮。木制的马轮由部落里的木匠来打制。往往选用榆树、柞木、色木、桦木等硬质的木材来打制。马轮架子庞大,沉重,但是在冰上被马拖拉着却显得轻快。   
    马轮是冬捕的重大工具,也算较大的家伙。当网队上冰出发,那巨大的马轮被马拖着在冰上飞奔很威风,而像样的马轮是渔猎部落老手艺人的拿手工艺,他能把马轮做得古朴、结实而好看。马轮被人称为冰上钢琴,每当捕鱼开始,马轮发出“吱吱扭扭”的响声,加上赶马轮的人的吆喝声和马轮手鞭花在空中炸响声,组成一种奇妙的冬捕交响乐,在寒冷的查干淖尔茫茫原野上飘荡着,给人带来无尽的神奇和欢乐。  

卡勾和抄捞子

    鱼出冰,就像秋天农人收割庄稼。  
    出网眼是一个三角形的大眼,它的大小根据鱼的多少大小随时来决定,一般是长四尺左右,宽一米左右。随着马轮拉着大掏,网缓缓地爬出水面。

    网两侧的小股子各人抄起不同的工具。有使大钩子的,主要是搭搭网“吃重”(承受力大)的地方;有使小钩子的,也叫“小套子”,他们时时地搭起冰上刚出水的网,往马轮一方“送”,同时要不停地“打卡”。  
    卡,是一种叫“卡勾”的东西。它的作用是把网和掏卡好,以便小套子们松开后不往回拖。马轮上一“打卡”,小套子们就回去重新再拖另一股。这个时候,出网口处是最幸福和有趣的地方了。随着网    缓缓出冰,一群一群的银色大鱼争先恐后地翻出冰眼,领网的指挥“出网口”的小股子手使“抄捞子”和“鱼叉”不断地舀鱼和叉鱼。有时一抄子能抄起两三条大鱼,往上一扬,鱼在空中不断扭动,落在冰上又上下跳蹦,带起的水点,在空中结成冰粒,掉在冰上像银豆一样闪光,真是精彩极了……   
    而小股子们则开始“装网垛网”。就是把打完鱼的大网一层一层地好好地码起来,垛在一旁的大车或爬犁上,准备拉向下一个网卧子。
鱼爬犁

    北方民族在冰雪上活动,处处离不了爬犁。   
    爬犁又叫“扒犁”或“扒杆”,民间又叫冰雪上的车子。提起这个名还有个笑话。说从前有一个人问另一个人:“什么东西前边没有轱辘,后边没有轱辘?”(轮子)   
    “干什么用的?”   
    “车子。”  
    那人说:“世上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另一个人指指地上的爬犁说:“你看这是什么?”   
    那人把爬犁拿起来前后一看,真是没有轱辘。于是民间就有了这个习俗,两人一见面,如果一人说:“前边没有轱辘,后边没有轱辘。”另一个人接着说:“翻过来一看,是爬犁。”于是,人们就知道这准是两个地道的东北人。   
    爬犁这种工具很像在地里耕地的“犁杖”。可能古人是受犁杖形式的启发,便发明了它并称为“爬犁”。“爬”,是指这种东西没有“轮子”而能在冰雪上滑,远远看上去像人在地上爬,所以称之为爬犁,既准确又形象。   
    爬犁是生活在北方冰雪环境中的人们的主要运输工具。北方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处于冰雪期,而户外山川沟野之间雪特别大,往往填没了“道眼”。只有爬犁可以不分道路,只要有冰、有雪便可在其上行走,靠的是人拖拉或动物的牵引 。

   北方的爬犁轻便灵巧,有时用同;等粗细的小杆,经火和热气熏烤发:软,然后窝成弯形,穿上横带便制成。爬犁。这种架子爬犁主要是拖人,用于赶集、运粮或砍柴。还有一种跑长途的重载爬犁,用粗木凿铆镶死。铆不用钉子,榫对准铆后用水浸泡。木头一涨比钉子钉的还结实。这种爬;犁往往是拉重载、跑长途。爬犁架子也大,最大的有两顶小轿那么大。如果拉人还要支上“睡棚”,那就舒服多了。
    睡棚又叫暖棚,也称“皮棚”,是  用各种动物的皮子搭盖的,左右各留个小窗,里面有火盆、脚炉等,长途在外可过夜和抵挡风雪。    爬犁一般用牛马拖拉外,从前的女真、肃慎、锡伯、鄂伦春、赫哲等民族,还常常用狗、鹿、四不像等动物来拉。《吉林地志》记载:“清未兴起之前,在东海三部之东北,而与渥集部紧相连接者,则清纪概以使犬、使鹿别之。”“费雅喀与日本北海道之虾夷为同族,且至今日即使犬、使鹿之界说。”   
  《吉林地志》还载,自伯力东行1200余里,沿松花江两岸居住的黑斤人,冬季“以数犬驾舟,形如橇,长十一二尺,宽尺余,高如之。雪后则加板于下,铺以兽皮,以钉固之,令可乘人,持篙刺地,上下如飞”。可见,这又是一种用狗牵引又以人持具支地而行的“爬犁”。这里的人“冬驾扒犁 至索伦河南,与诸种人以物质交换”。

 

上一篇: 四胡

下一篇: 朝鲜族民间体育

版权所有∶前郭尔罗斯查干湖旅游经济开发区办公室  地 址:松原市源江东路1500号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438-2605689 传真∶0438-2607766  吉ICP备05002151
网站标识码 2207210004